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MESSAGE >
二是优先土地供应
* 来源 :http://www.xvzjqr.cn * 发表时间 : 2020-06-27 05:22

2013年保障房或开工 期待《住房保障条例》

青海保障房管理办法正式施行

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表示,由于我国保障性住房房源资金筹集方式单一,各级财政部门在保障房建设方面财政支出压力较大。“虽然短期之内比重偏高合乎逻辑,但长期并不可持续。”详细

后续资金来源成考验

以上海浦江大型居住社区保障房项目为例,开发建设方上海城建集团城建置业的副总经理钱林说,“我们借鉴香港、新加坡的公屋、组屋经验,提高保障性住房的得房率。”

为加强保障性住房建设和管理,青海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等10部门拟定的《青海省保障性住房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日前正式施行。《办法》共分十一章、六十条,对全省保障性住房的项目管理、规划管理、土地管理、资金管理、建设管理、分配管理、运营管理、推出管理、监督管理等方面进行了详尽规定。

地方资金趋紧成保障房建设瓶颈

所谓得房率,是指可供住户支配的面积与建筑面积之比。钱林向记者介绍,保障性住房的套型建筑面积小,因此,户型设计商每0.1平方米都需仔细“推敲”,此番建设主要是通过尽量减少公共使用空间的建筑面积,来提高每户的得房率。

业内人士表示,山西保障房建设多为棚户区改造,主要由企业出资。其他部分资金缺口由地方发行的政府债券填补,但债券数量并不足。山西省保障性安居工程计划投资400亿元,其中市、县政府需安排配套资金66.4亿元,而仅廉租住房和公共租赁住房,市、县政府就需安排配套资金53.8亿元,占到市、县配套资金总额的81%。

上海保障房建设"推敲"品质

上海多年处于中国大陆房价“高地”,保障性住房成为很大一部分沪上中低收入家庭改善住房条件的依托。预计到“十二五”期末,上海将累计完成120万套保障性住房建设。

山西省住建厅数据显示,山西省从2008年至2011年共获得中央保障性住房补助资金104.72亿元,占该省累计完成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的7.8%。2012年,山西省已获得中央保障性住房补助资金65.99亿元,占该省今年计划完成投资额400亿元的16.5%。

“分配下来的资金真的不够,而且有的没到位。”上述人士表示。详细

现阶段,我国保障房资金主要来源于中央财政补贴以及地方土地出让金净收益、住房公积金的增值部分等。但随着土地出让收益的减少,保障房的资金来源难以保持稳定,一些地方则通过城投债来筹集资金,但其偿债能力仍存疑问。据了解,当前部分城市做出的收储社会闲置房源作为公租房的尝试,以及保障房共有产权模式的探索,都可能成为缓解资金压力的有效手段。在相关部门正在制定的《住房保障条例》中,将有专门针对资金问题的条款。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在城镇化“引擎”中,保障房建设将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助力。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20日表示,保障房近来开工量呈递减趋势,但由于“十二五”建设3600万套保障房的计划不变,开工量减少很有可能与地方财政收入欠佳有关,资金缺口或成为保障性住房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保障房建设规模之所以逐年降低,与土地出让收入减少等资金困境有莫大关系。但仅从保障房建设而言,其所需的资金规模未必如外界预想般庞大。北京中原地产市场研究总监张大伟表示,在各类保障房建设中,棚户区改造、经济适用房、限价房等本身就带有商品房开发的性质,且不少房地产企业愿意主动承担建设任务,因此其面临的资金缺口较小。详细

资料显示,浦江大型居住社区项目总规划占地232公顷,总建筑面积约215万平方米,主要为动迁安置房和经济适用房,建成后可导入约7.5万人口,是上海大型居住社区中导入人口最多的项目之一。

三是多渠道筹措建设资金。规定各地可采取财政预算安排的专项建设资金、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和管理费用后的住房公积金增值收益余额、保障性住房建设融资等方式筹集建设资金。四是加强配套设施建设。规定集中建设的保障性住房,应加快完善公共交通系统,同步配套建设道路、供水、供电、供气、供暖、通讯、污水与垃圾处理等市政基础设施和商业、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设施。五是规范审核程序。规定保障性住房申领需严格通过初审、审核、复审、核准四个阶段。六是明确退出机制。

《办法》呈现以下几个亮点:一是严格规范建设程序。规定保障性住房建设项目要依法依规履行审批程序,及时办理项目立项、规划、土地、环评、施工等审批手续。二是优先土地供应。详细

资金缺口大、资金到位差并非山西一地。贵州省住建厅统计显示,2007至2012年,廉租住房和公共租赁租房计划总投资257亿元左右,截至8月底,资金缺口达87.5亿元。

据了解,我国现阶段保障房建设资金来源除中央财政补贴及地方财政补贴外,地方政府还需从土地出让净收益中按照不低于10%的比例安排用于保障房建设。地方政府也可通过其他渠道诸如地方债、企业债、信托等筹集到流动资金。

山西省获得中央保障性住房补助资金65.99亿元

资金向来是保障房建设的最大考验。据住建部估算,去年建设1000万套保障房,共需资金约1.4-1.5万亿元。今年的保障房建设规模虽有所减少,但若算上去年工程结转部分,预计投入不低于上述水平。业内人士还估算,即使明年的保障房建设规模继续减少,所需的资金仍然在万亿规模之上。

尽管保障性住房一般选址偏远,在交通、配套等方面,难以与商品房“比肩而立”,但记者注意到,上海的保障性住房正通过在设计、交通、建设等方面引入“国际经验”,来提高住房品质。详细

“作为财政来源重点的土地出让净收益,今年以来下降较大,给地方政府的确造成了不小压力。”顾云昌说,中央财政补贴只是保障房资金的一小部分,其余都得地方政府自筹。因此,一方面土地出让收入减少,另一方面城市建设成本升高,均给地方政府不小压力。

作为上海最大规模的保障房基地之一,浦江大型居住社区保障房项目20日宣告投入供应,首批千余套住房纳入上海共有产权保障住房供应房源,接待此间市民选房、看房。

下一篇:没有了